投稿郵箱:[email protected] 電話&傳真:0851-85895987
搜 索
中新網貴州新聞正文
禁煙禁毒 貴陽改造三萬“大煙鬼”
發表時間: 2019年09月25日 15:30 稿件來源:中新網貴州
36.8K

  中新網貴州新聞9月25日電 題:禁煙禁毒 貴陽改造三萬“大煙鬼”

  實習生 胡琢琰

  高山梯田的油菜苗地里,夾雜種植著大量鴉片煙苗——這是解放前貴州西部山區的真實寫照。正是鴉片瘋狂的蔓延,讓黔軍在歷史的畫卷中有了這樣一種形象“雙槍兵”:士兵們背著兩桿槍——一桿是步槍、一桿是煙槍。

  國民黨將領谷正倫主政貴州期間,曾授意省內各縣縣長,公開種植鴉片,之后運到貴陽及省外販賣。

  解放前夕,狹小的貴陽城里,四處是鴉片煙館,隨處可見哈欠連天的煙鬼。這使得鴉片成了匪特、妓女之外的第三個社會問題,嚴重威脅著新政權。

  1950年1月開始,禁煙,成了鞏固新政權的重要行動。

  解放初期貴陽街頭的青瓦壁房,一間間相互毗鄰,在這些房屋里,有不少掛著客棧招牌的,其實就是鴉片煙館。

  “貴州從1875年起開始種植罌粟。由于貴州的土地、氣候適宜罌粟生長,很快就成為國內重要的鴉片生產區域。”1950年進入貴陽市公安局工作的王洪澤說,根據解放初期貴陽市公安局的調查,貴州每年生產的鴉片有幾萬擔,其中向省外輸出的有4萬擔,剩下的3萬擔,則被貴州各市縣的人們“抽掉”。解放前,貴州人口有1100萬人,抽鴉片的就達300萬人。貴陽解放前,全市人口不過20來萬,掛牌的煙館達到2000余家,抽大煙的達3萬余人。

  1950年9月,貴陽市成立禁煙禁毒委員會,市長秦天真兼任主任委員,市公安局局長趙錦祿、民政局局長吳道安任副主任委員。在當月頒布的《告全市人民書》,禁煙禁毒委員會要求:凡是貴陽市開設鴉片煙館及販運毒品者,限于9月9日至9月18日,向該管區的公安分局全部繳呈存貨及煙具。

  一場轟轟烈烈的禁煙禁毒運動在貴陽市打響了。

  聽到新政府的禁煙公告后,從1950年9年9日至9月18日主動到各公安分局登記悔過的煙販和吸食毒品者共有665人。9月14日,貴陽在河濱公園舉行了萬人大會,由市長秦天真演講禁煙的意義,動員全市人民檢舉毒販。在河濱公園舉行萬人大會的那天,公園里掛著的幾個大喇叭,不停地傳播著秦天真演講的內容。當天的演講大會后,還當眾焚燒了32000兩鴉片及大量的煙具。9月22日,公安人員展開了突擊行動,一夜之間在普陀路、文化路、市北路、黔靈西路查獲煙販、毒販183人,收繳鴉片、嗎啡等毒品4000余兩。

  新政府對毒品打擊力度日漸加大,但還是有一些毒販挖空心思販運煙毒。9月份,三橋、龍洞堡檢查站的公安人員在一輛汽車上查獲嫌疑人王銀榮利用汽車夾帶的69斤嗎啡,隨后又在曾富祥運送的香煙內查獲400多斤鴉片。

  當時的三橋是云南、四川進出貴陽的咽喉,龍洞堡是湖南進出貴陽的要道,是兩處煙販、毒販運輸毒品的重要通道。貴陽市公安局從1959年9月初開始,在這兩地設立了檢查站,專門查繳毒品(時間不一致,50年9月開始禁毒禁煙,隨后在三橋、龍洞堡檢查站查繳出毒品)。兩處檢查站有6男6女,全是20出頭的姑娘、小伙。9月至11月的兩個月時間里,他們在過往汽車、行人攜帶的行李箱、空心扁擔、空車輪、車桿、酒缸內查出的鴉片、嗎啡等達1千多斤。

  貴陽的部分毒販是“土著”,在國民黨統治時期就被判過刑,如大毒販何炳森——貴陽著名的“膏精大王”。為了在禁煙禁毒運動中起到震懾作用,貴陽市政府還在民教官廣場(現在的人民劇場)對王銀榮、何炳森進行了公開審判,判處二人死刑。隨后,新政府還公開焚燒了2300斤鴉片及2萬多件煙具。(完)

【編輯:周嫻】關閉本頁

本網站所刊載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網觀點。 刊用本網站稿件,務經書面授權。
未經授權禁止轉載、摘編、復制及建立鏡像,違者將依法追究法律責任。
[網上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0106168)] [京ICP證040655號][京公網安備:110102003042] [京ICP備05004340號-1]
彩票站微信